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管家婆彩图 > 正文内容

年过八旬身患癌症后哈梅内伊时代伊朗将何去何从呢?

发布日期:2019-10-01 21:03   来源:未知   阅读:
 

  从世界历史来看,极权统治的国家那是最不稳定的,因为这种国家,没有建立完善可行的传承制度,而只是以威权控制国家。所以一旦最高的统治者出现问题,国家就直接陷入动乱,而且一旦动乱,就很难重新和平。最典型如伊拉克、利比亚,就是极权国家,在领导人死后到现在,都是混乱不堪。而在极权国家里面,最强悍的恐怕是伊朗,这么大的国家,大权集中在最高领袖手中,相当于古代的皇帝了。而现在的伊朗最高领袖,统治已经40年,年过八旬,还患有癌症,那么对于后哈梅内伊时代,伊朗将何去何从呢?

  伊朗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产生了两位最高领袖,第一位是霍梅尼,第二位是哈梅内伊,也就是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出生于1939年,从1980年开始成为伊朗总统,1989年成为最高领袖,在位时间长达40年,现在年纪已经在80多岁了。

  而且早在10年前,哈梅内伊就查出了癌症,在2014年甚至还病危了。而哈梅内伊,作为伊朗的主宰,那是集合所有大权于一身的,可以说随时牵动伊朗的神经。根据哈梅内伊的健康状况,伊朗的权力转换,将是无可避免的了。那么这种状况下,后哈梅内伊时代伊朗会不会动乱,将何去何从呢?

  (四)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按照增加总量、优化存量、提高效能的原则,强化高质量绿色发展导向,加快构建新型农业补贴政策体系。按照适应世贸组织规则、保护农民利益、支持农业发展的原则,抓紧研究制定完善农业支持保护政策的意见。调整改进“黄箱”政策,扩大“绿箱”政策使用范围。按照更好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取向,完善稻谷和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完善玉米和大豆生产者补贴政策。健全农业信贷担保费率补助和以奖代补机制,研究制定担保机构业务考核的具体办法,加快做大担保规模。按照扩面增品提标的要求,完善农业保险政策。推进稻谷、小麦、玉米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扩大农业大灾保险试点和“保险+期货”试点。探索对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保险实施以奖代补试点。打通金融服务“三农”各个环节,建立县域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三农”的激励约束机制,实现普惠性涉农贷款增速总体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推动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逐步回归本源,为本地“三农”服务。研究制定商业银行“三农”事业部绩效考核和激励的具体办法。用好差别化准备金率和差异化监管等政策,切实降低“三农”信贷担保服务门槛,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对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中长期信贷支持力度。支持重点领域特色农产品期货期权品种上市。

  伊朗现有体制下,国家安定的基础在于最高领袖一人,最高领袖在位的时候,必然将所有的大权都集合在自己的手中,以及自己的亲属手中,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最典型,现在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巴斯基民兵,还有圣城旅等军事力量,都掌控在自己的儿子和亲属心腹手中。其中最核心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二儿子手里,人数多达1100万的巴斯基民兵,则在大儿子手中,此外其他的权力,其他的部门,也大多如此。

  因此,一旦哈梅内伊驾崩,或者病危,如果没有办法选择好足以服众的最高领袖继承人,那么,伊朗陷入动乱将是在所难免。而且更加危险的是,空调市场“凉凉” 白电双雄谁更焦虑? 2019-09-16,一旦伊朗国内动乱,那是给了美国这个随时都想推翻伊朗的国家以千载难逢的机遇。恨伊朗入骨的美国还不联合西方,趁机发难?一旦如此,一旦哈梅内伊不在了伊朗还不面临存亡问题。

  而且,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伊朗的百姓,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百姓对于革命的不满,那是很大的。因为革命后,不但生活状况没有得到改变,反而在西方联合制裁下,那是日益穷困潦倒,到现在,几乎就是中东最穷的国家。而且哈梅内伊长期在国内打压政治犯,清洗,压制其他的民族,甚至直接对巴哈伊教派赶尽杀绝,所以在国内那是有巨大的阶级矛盾的。

  此外,伊朗占据统治地位的高级教士,那也是权势很大,能够左右伊朗政局,而且还包括革命后的近5任总统,也是伊朗未来的力量来源。因此,伊朗内部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统治集团矛盾等是层出不穷,非常复杂和麻烦,而且哈梅内伊就是当了总统后再当最高领袖的。

  6月7日,“首都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论坛2018”在北京师范大学举办,本次论坛的主题是“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新境界”。、宣传部部长、市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主任杜飞进出席并作主旨发言。

  当年厦门SM城市广场的选址就是施至成亲自选定的。彼时,江头、乌石浦一带还很荒凉,远不及中山路、火车站等地繁华,且当时厦门市民开私家车的也不多。但施至成力排众议,坚持自己的选择。

  所以一旦哈梅内伊不在了,权力真空下,哈梅内伊的儿子、亲属、亲信、教士集团,还有世俗总统势力,那还不为了争夺最高领袖位子,直接内部就打起来啊!一旦如此,伊朗那必定乱。很多人可能要说了,哈梅内伊死前挑选一名有权威的最高领袖不就行了!

  在富裕时代,伊朗老百姓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当时国王家族为首的贪污腐化,这也是推翻国王的最大诟病。而霍梅尼深知这一点,而且其作为最高宗教领袖,那是无欲无求。即使上台后,还是居住在自己在库姆的破房子里面,而且家徒四壁,没有余财。这一点跟巴列维形成强烈的对比,百姓即使穷,但是领袖跟着一起穷,所以自然是备受爱戴了。

  这一点现在很难,伊斯兰革命后已经是过去40年,而第一代有威望的教士,基本上都差不多走了,即使还活着的,大多没什么权势。而作为年轻一代的教士,在哈梅内伊强力压制下,基本上不堪大任。而且哈梅内伊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那是不断的打压和制衡的,甚至发明了一个侮辱最高领袖罪,但凡是对最高领袖不满的立刻拿下。

  从球队近况来看,切尔西队在本赛季英超联赛中取得20胜8平8负进60球失39球,并以落后第三名2分领先第五名2分成绩排在联赛第四位,在欧罗巴联赛四分之一决赛次回合比赛主场4比3险胜布拉格斯拉维亚队后遭遇两连平。

  在总统层面更是如此,哈梅内伊为了防止伊朗总统权力太大,威望太大,所以基本在总统第二个任期就开始打压,开始挑刺。无论内贾德,还是鲁哈尼,还是几位前任总统都是如此,所以在总统这个层面也很难找到合适人选。而现在的这个安排,无论军队还是权力的安排,哈梅内伊很可能传位给自己的儿子。

  因为毕竟儿子长期掌控军队,尤其是大儿子,现在是伊朗著名教士,学识渊博,在伊朗影响力很大。而且更重要的是,其长期掌控1100万的巴斯基民兵,如果儿子继位,那么现在的权力结构不会发生大的改变。但是,这也有很大的风险,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确立神权统治,连最有声望,视作神的霍梅尼,都没敢传位给自己的儿子。

  如果哈梅内伊开了这个先河,那么会不会立刻遭到国内的反对和众叛亲离,尚且不好说。要是真的传位给儿子,那么在国内层面可能遇到很大的阻力,国家更加可能会动乱。但是如果不传位给儿子,以现在伊朗的权力格局,军权政权都在伊朗儿子手里,新任的最高领袖很难掌控国家,一旦不能掌控,对于伊朗来说那是十分危险的。

  这样内忧外患,加上百姓对贫穷的怨恨,还不直接造成熊熊大火啊,到时候伊朗这个国家都可能成为第二个叙利亚或者利比亚。因此,从现在开始,如果哈梅内伊还清醒的话,就应该开始为接班做准备,无论是传位给儿子,还是给其他人,必须开始不断提升他们的威信和影响力,开始不断让渡权力,最起码军权要合理让渡,这才是保证后哈梅内伊时代,伊朗稳定的关键。